返回
沈雪江:得趣于“当代”的古意图像

导读
读雪江的作品感悟“得趣”二字,“得趣”不仅在中国美学中享有很高的地位,也是当代艺术所追求的语境。“得”有禅境,“趣”则被视为灵性的体现,“得趣”似乎是人的性灵艺术般的呈现。

沈雪江.jpg

沈雪江

浙江海宁人,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国画专业、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绘画专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理事、版画艺委会委员。


个展

2012年 庆祝建军8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

2013年 全国第二十届版画展 哈尔滨

2014年 全国第十二届美术作品展 广东美术馆

2016年 艺术当代·小件精品邀请展 81美术馆

2017年 建军90周年全国美术展览暨全军

       第十三届全军美术展览 中国军事博物馆


雪江视觉的审美意境


现代主义之后,一方面,艺术的手段早已不再局限于艺术家的纯手画、手绘的创作单一性,艺术家们多了各种因新技术勃发所造就的新媒介或新的价值观。另一方面,艺术家借助于各种材料和形式,表达着一种极具个人主义的艺术呈现,这种呈现有时是一种向内行走的思维路径。手段与语境似乎代表着追求的二个极端,艺术家所做的就是联合二端而达到自身艺术表达的可能性。


沈雪江是一位在中国画与版画中都有独到建树的艺术家,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在学院学的是中国画专业,毕业后却在版画上打出了一片天地。据艺术家曾经的部队首长介绍,雪江先生因绘画而在部队上立功达十多次。雪江所创作的版画尺幅经常会超过2米,想象一下,要在2米的木板上刻画创作,所需的不仅仅是本身的艺术见解,还需要体能的支持,好在当过兵的雪江身体素质一流。


1. 众仙论道图 纸本水墨 28x28cm 08177155拷贝.jpg

《众仙论道图》 纸本水墨 28x28cm


纵观雪江的创作,中国画、版画和篆刻,三种完全不同的创作材料与工具,完成的却是同一类主体——古意人物。雪江在创作这一主题视觉时,采用了诸多的借喻形式,作品中不仅有清润如茶的逸气,更有怡然自得的微醺。视觉上,相同的气氛让观者忽略材料的变化,不论是版画还是中国画。就其作品的本质而言,雪江将历史的真实性从作品时空的路经上删除,作品中忽略了朝代的特征,消解了因为朝代而带来的历史背景,这样做的好处是让画面更加纯粹,让视觉呈现更具当代艺术的属性,这一点恰恰是中国传统文化于当代艺术的一个节点,因为雪江的努力,这一点也让艺术家的作品与众不同,直至成为其个人的艺术线索。从技术上看,雪江将版画的草稿预设流程变成了随机的创作笔墨,篆刻技术的运用,让其创作的视觉充满了绘画的偶然性和视觉张力。雪江讲究版画的二度空间塑造,讲究刀与术之间的关系处理,在个人创作习惯上,雪江喜欢采用圆刀创作,喜欢以笔墨书写的方式画成草稿,然后在此基础随兴而作,雪江说这样的创作方式可以让自己更加自由,更加容易表达自己的观念。


2. 自暖白酒闲弄月 纸本水墨 28x28cm 08177156拷贝.jpg

《自暖白酒闲弄月》 纸本水墨 28x28cm


传统图像的灵性意趣


读雪江的作品时曾经被一幅小小的扇面所吸引,画面呈现的是经常被文人墨客戏笔的题材《赏石图》,赏石图又称拜石图,以米芾拜石为素材,表达的却是文人的精神追求。扇面《赏石图》是艺术家沈雪江的作品,画面中米芾先生正一拜到底,另三位文人陪着作揖,是揖而非拜,扇面右边,图解般地用中锋写成石状,扇面的落款最是精彩,它既独立于画面而存在,又将整个扇面疏密有致地集合成一体。


雪江的画尚意趣,他的“古意人物”在艺术语言上有着清晰的审美见解和形式追求,借助于古人的诗意生活来表现生命意趣和人生况味,图像中始终存在着风轻云淡的超然。在以神取形的文人画中找到了一条既充满古意,又令人耳目一新的绘画特征,譬如水墨中那张一如既往的偏于绿黄的脸,这张似乎属于古人的脸,因为色彩,使其成为作品中与符号相关的观觉表达,这样的视觉又因为不断被累积而成为带有个人情绪的图式。


61. 高士观月图 纸本水墨 16x42cm IMGP5761.jpg

《高士观月图》 纸本水墨 16x42cm 


“禅意”似乎是雪江作品的另一条线索,他的作品在意蕴境界的演绎和表达上与“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染于禅”似乎是中国传统艺术的又一个高峰,似乎是文人画向内行走的重要标志。譬如《吃茶喝酒》,雪江借着“吃茶去”这句禅语,营造出属于个人机锋的绘画语言,营造出一个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这是雪江视觉与众不同的另一面,因为如此,雪江的绘画于传统间呈现出当代的思维与表达。

沈雪江 《白天俗气,晚上仙气》木刻 30x45cm 2016.2.12.创作.jpg

《白天俗气,晚上仙气》 木刻 30x45cm

关键字:胡润百富、沈雪江、胡润艺术荟
作者:Chris Fei    编辑:费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