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博纳十年A股梦,于冬:不借壳,不走捷径,老老实实排队IPO

导读
如果博纳没法上市,影视行业就都甭惦记IPO了。

多次冲刺A股未果,于疫情后迎来短暂的喘息之机,老牌民营电影公司博纳又宣布再战IPO。


8月24日晚,证监会披露博纳影业的招股说明书,这也是博纳影业自美股退市后第二次冲刺A股。招股说明书显示,博纳影业计划募集资金14.25亿元,主要用于博纳的电影项目及博纳的电影院项目。公司预计发行不低于1.22亿新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同时,招股说明书也披露了博纳的豪华股东阵容,包括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及章子怡、张涵予、陈宝国等明星,均参与到这场资本盛宴当中。


不过,曾于当年认为被低估而从美股退市,因主旋律电影再度站稳脚跟,而如今却又遭遇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博纳的再战A股之路也并不轻松。《八佰》单日票房过亿的同时,原定于今年春节档上映的博纳重头戏《紧急救援》却仍未定档。博纳也于招股说明书中提示风险,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将下滑50%以上。


v2_0480d95166a342be9e9606dfdc3c958c_img_000.jpg

博纳十年前于纳斯达克上市,十年一觉A股梦

(左二为博纳创始人于冬)


博纳的资本市场梦


据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25.60%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1999年成立的博纳是国内首家获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发“电影发行许可证”的民营公司,在创始人于冬的带领下,博纳已然跻身国内民营影视公司第一梯队,通过近年来《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等数部主旋律项目,博纳旗下发行的电影也成为叫好又叫座的保障。

 
博纳一直有资本市场梦。在中国民营影视公司中,博纳最早接受外来资本注资,也是首个前往海外上市的中国影视公司。2010年,于冬在施南生、巩俐、袁立等人的陪伴下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发行价为8.5美元,博纳市值最高时达60亿人民币。不过,由于恰逢米高梅破产,影视公司当时在华尔街成为“夕阳产业”,博纳市值始终低于国内光线、华谊等公司,于冬本人也多次发声称博纳“被低估了”。
 
2015年年中,博纳由此宣布私有化。一年以后,曾于内地电影论坛放言“电影公司都要为BAT打工”的于冬接受阿里影业、腾讯、中信证券金石基金、赛富资本、红杉资本等在内的投资。私有化后,博纳曾完成多轮增资,包括明星章子怡、陈宝国等均被引入股东行列,2017年5月份,万达院线以3亿元入股博纳影业,博纳影业由此估值达到160亿元。
 
并未放弃IPO之梦的博纳随即于2017年冲刺A股,不过彼时正逢影视行业泡沫破灭,电影票房增速放缓,证监会出具的反馈意见由此多达38条,涉及到财务数据、股权变动及私有化进程中的融资细节;之后,服务博纳IPO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暴雷被查,博纳也由此中止IPO进程,回归A股之路再耽搁接近两年。
 

目前,新冠疫情对于影视公司造成震荡,博纳再上市无疑要冒一定风险。此外,上半年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因故离世、新片《冰雪长津湖》因疫情停止拍摄,而博纳的业务重心在上半年转移至线上影视发行,下半年则尚未有主控影片定档,对于博纳再上市而言并非利好。


95eef01f3a292df5560e67a30936726735a87342.jpeg


不过,随着《八佰》、《夺冠》等影片上映或定档,影视行业已有上扬趋势,截至发稿时,《八佰》票房已破10亿,华谊市值回归184亿元,已走出年初至今的最低点。其余民营电影公司也有不同幅度上涨,包括定档国庆的《姜子牙》制片方光线传媒,其市值达到467亿元。

 
另一方面,已自主旋律走通的博纳影业已于近期官宣未来数部主旋律电影的拍摄计划,包括聚焦以钟南山院士为代表的中国抗疫题材电影《中国医生》、讲述民族英雄林则徐故事的《钦差大臣》以及影片《克什米尔公主号》等。
 
在风险提示一栏,除了影视作品不被市场认可,税收优惠政策变化,影视行业税收秩序规范,净资产收益率摊薄等影视公司的常见因素,还特别指出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受疫情影响以及在本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其他风险叠加发生的情况下,将有可能导致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下滑50%以上,提请投资者注意相关风险。”

多位明星持股博纳影业

据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25.60%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同时于冬通过影视基地及西藏祥川持有博纳影业共计2.43%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 28.03%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同时,发行前,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为4.84%,还有宁波兴证赛富股权投资持股4.85%,中信证券投资持股4.69%,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都是市场上比较知名的公司和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影业、腾讯参与了博纳影业的私有化过程,随后在博纳影业完成私有化的A轮融资,由阿里影业、腾讯领投,还有中信证券金石基金、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中植企业集团、招银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工商银行、新华联集团等参投。

08f790529822720e2016603c55252441f01fab15.jpeg


还有多位明星也是博纳影业的股东,黄晓明、张涵予分别持股0.31%,章子怡持股0.19%,陈宝国持股为0.13%,黄建新持股为0.06%,韩寒持股0.06%,毛俊杰持股0.03%。


这些明星多数是在博纳影业私有化以后进入的,回到国内博纳影业还进行了多次融资,为登陆A股做准备,包括在2017年3月,博纳影业引入了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等明星股东。

64380cd7912397dd489485d2756c9cb0d2a28768.jpeg


如果博纳成功IPO,对影视业意味着什么?

博纳IPO的故事异常曲折,大部分折戟大多不是因为博纳业务和公司方面的原因,而是客观环境不凑巧。

 
2016年4月,博纳影业集团宣布正式完成私有化交易,同时从纳斯达克退市,眼看距离回归A股的日子越来越近,但从2016年10月,新一届证监会发审委上任,收紧了重组并购政策。
 
这导致大批影视公司很难实现资本化,那准备IPO的影视公司更加艰难,其中就包括博纳影业。
 
但于冬很执着,他在2016年年底融了25亿,引入了包括阿里影业、腾讯、中信证券、国开金融、中植企业集团、招银国际、工商银行、新华联集团等多家大牌机构,为博纳排队上市做了充足的粮草准备。
 
“博纳不借壳,不走捷径,就老老实实排队IPO。”于冬这句话背后,包含着太多不甘。

当年博纳影业在美股上市,2015年前后,博纳影业的市值一度在40亿左右徘徊,被严重低估,而华谊兄弟的市值却有将近400亿,相差10倍。只是因为中美两个股市对同类型公司的价值判断不同。

于冬曾感慨,“我问过王长田,也问过王中磊,你们觉得博纳和华谊、光线的差距真的能有10几倍吗?”

私有化之后,博纳老老实实排队上市,但除了遇到政策收紧之外,2019年,博纳受到“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查”风波的牵连,一度被退回上市申请资料。

根据证监会当时IPO排队情况显示,博纳已经排到了第10号,是当时瑞华代理的IPO申请中排队最靠前的一家。

好在,于冬足够坚定,而博纳的各项业务也比较健康。从今年上半年,公司的盈利情况就能看出来。

2020年上半年,对于影视公司来说,绝对是大灾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影院无法开业,剧组无法开机,绝大部分影视公司的业绩都是亏损的。但博纳今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在700万左右。主要是博纳向视频平台出售了一些电影项目的新媒体版权。

尽管700万的扣非净利润相比往年并不多,但在当下的时间节点再次递交招股书,已经显示出博纳影业的信心。

况且,一旦博纳影业IPO成功,带来的意义绝不仅限于这一家公司。

从2016年下半年证监会政策收紧开始,有多少影视制作公司都不抱有上市希望了。文娱投资机构也认为,影视公司的投资缺乏退出渠道,也不怎么看影视标的,导致整个影视资本环境降温。

这时候,有些影视公司开始转向筹备港股上市,有些转向借壳,或被并购。此前包括基美影业,银润影业等在内的公司,都有传出筹备港股的消息。

当时,行业内对影视公司能否IPO的判断,都在等两家排队公司的动静,那就是博纳影业与新丽传媒。

曾经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两家算是电影和电视领域最头部的两家公司了,如果他们排队也没法上市,影视行业就都甭惦记IPO这件事儿了。

新丽传媒从2012年就开始申请IPO,一直到2017年,5年的时间,身边唐德影视,慈文传媒相继通过IPO,借壳等方式登陆A股,但新丽传媒迟迟未上市。2019年中,等候已久的新丽传媒,终于不堪旷日持久的排队,转而被阅文收购。

最后,只剩下博纳影业还在坚持排队。如果博纳影业上市能通过,无疑是整个影视行业最大的一剂强心针。


微信版内容:博纳十年A股梦,于冬:不借壳,不走捷径,老老实实排队IPO

关键字:胡润百富
编辑:袁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