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上画坛痛失大师:《2020胡润艺术榜》最成功女艺术家陈佩秋在沪辞世

导读
“晴天霹雳,慈母陈佩秋于2020年6月26日凌晨三点仙逝。”陈佩秋先生之子谢定伟给亲朋发出的简短讣告称,当今海派画坛巨擘陈佩秋先生于26日凌晨逝世,享年98岁。 作为一名女性艺术家,陈佩秋堪能睥睨千古,因为在她以前,非但鲜有女画家能在中国画的创作领域达到如此深广的境地,并且她的绘画比诸中国绘画史上历代大师巨匠的作品,亦无愧色。艺术生命不朽,盛名永留世间,陈佩秋先生,一路走好!

640.webp.jpg

字健碧 爱小狗

1923年2月出生于河南南阳的陈佩秋,室名秋兰室、高华阁、截玉轩。陈佩秋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中国画院艺术顾问、上海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上海书法家协会艺术顾问、西泠印社理事,也是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的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640.webp (1).jpg

陈佩秋先生家中摆满了送别的鲜花


《2020胡润中国艺术榜》中,上榜女性艺术家增加2位,共5位,其中最成功的女艺术家依然是98岁国画家陈佩秋。其作品成交额达3,203万元,比去年增长48%,排名从第45位上升至第19位。


640.webp (2).jpg

2018年,陈佩秋连续十年入围《胡润艺术榜》,位列女性艺术家第一,获得“中国杰出艺术家最高成就奖”

640.webp (3).jpg

胡润百富收藏陈佩秋先生作品证书

640.webp (4).jpg

左起:胡润、陈佩秋、向京 

2010年,陈佩秋先生参加“胡润艺术香槟之宴”


陈佩秋先生在画上经常题的是“健碧”,源自杨万里“健碧缤缤叶,斑红浅浅芳。幽香空自秘,风肯秘幽香”。“俗话说,好花还要绿叶扶衬,我愿做一片绿色的叶子。”高华阁是陈先生常用的斋名,源于李商隐的古诗《高花》。


640.webp (5).jpg

陈佩秋先生作品

在生活中,陈佩秋兴趣广泛,喜欢作诗著文,还喜欢昆曲、京戏。陈佩秋先生爱护年轻人,对青年画家多有扶持,同时热心公益慈善事业。在2013年由新民晚报等机构参与筹建的上海书画善会上,首次慈善义拍命名为“艺林善汇”,它是上海艺术界的一次集体善举,陈佩秋带头捐赠的作品《春山晴霭》以165万元拍出。作为艺术家代表和前辈中的领袖人物,她提出,希望通过这个组织,汇聚艺术家的慈善热情,将艺术家们的慈善爱心情怀发扬光大。今春新冠疫情暴发,她还为医护人员题词,给白衣战士送去祝福。

640.webp (6).jpg

640.webp (7).jpg

陈佩秋先生为医务工作者题的词

当画家 成一派


陈佩秋和谢稚柳先生同为海派画坛领军人物,人们一直将这对伉俪比肩历史上的“赵管风流”。


640.webp (8).jpg

陈佩秋和谢稚柳

陈佩秋是上海中国画院成立最初聘用的第一批画师,当时画院一共吸收了60多名画家作为专职画师。水墨写意一路,近代大师辈出,许多画家选择就近入门,这是一条画艺修行的近路。但陈佩秋偏偏不以近代为起点,目标远追宋元绘画一路,求高求难,力图摆脱时人风气。陈佩秋经过几年的摸索实验,大笔写意果然与众不同。


640.webp (9).jpg

陈佩秋和谢稚柳

谢稚柳陈佩秋夫妇都是属狗,谢稚柳比陈佩秋的年纪大了一轮,夫妇俩又都喜欢小狗。除了花鸟闻名画坛,她还画过一些小狗。


640.webp (10).jpg

《八犬图》底稿(部分)


评论家郑重曾回忆,陈佩秋先生的好胜之心是画坛闻名的。一些人将女性画与脂粉气挂钩,她很不认同。“如果遮掉我画上的名字,谁能分得出究竟是男人画的还是女人画的?”在她的眼里,艺术是没有男女之分的。谁的画功出色,画坛上就应该有一席之地。


陈佩秋在艺术上十足的好胜心,曾让丈夫谢稚柳先生感到欣赏又不安,私下劝她不要这样。陈佩秋说:“你要当好人,我不想当好人。我要当画家。”


在女性画家广泛崛起的二十世纪中国,陈佩秋在传统绘画的领域创造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艺术成就。探索陈佩秋的艺术发展之路,不但能够揭示其艺术成果的成长奥秘,而且更能为今人于中国画领域的守成与发展,提供可贵的借鉴。


佩秋先生曾偶然说过:“若不是为了画画,如今自己应会在国外享受悠闲的生活。”这并非虚言,而是一句平淡的实话。她曾抛弃过令人称羡的富有生活,在临近建国时毅然选择留在了大陆,目的只是为了继续自己的画学生涯,而她与一代宗师谢稚柳先生的结合,也是缘其过人的学识和才情……陈佩秋以她一生的精力和才情,换得了在艺术王国里自由驰骋的机会。


640.png

年轻时陈佩秋先生创作时的照片


因热爱艺术而舍弃富贵,这似乎是中外文艺家笔下小说里的故事,但这确确实实是陈佩秋曾经做出过的选择,尽管她自己对此并不在意,她的友朋大多对此也不甚了了,但正是这种视富贵如浮云而执着于所热爱之事业的精神,对于陈佩秋的艺术生涯具有了非凡的意义。至少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这决定了陈佩秋独特的“天才观”。


一次偶然的机会,佩秋先生诠释“天才”的意思,她的看法极其出人意料,云:“热爱即天才。”换言之,热爱与否,会对其所从事的事业造成截然不同的结果:因热爱而走上从艺之路,那么往往穷其一生致力于此,以自己的所爱为首要追求,不以世间的名利所左右;反之,如果仅是为了博取艺术家的名誉、地位乃至经济利益,那么必然会随着流行的时尚不断变幻自己的取向而最终迷失自我。陈佩秋的“天才观”中固然含有陆象山所说的“义”与“利”的成分,但同时也涉及关于艺术“真”与“伪”的问题。我们通常所说的“天才”问题,可能更多的是着眼于智商和能力,而陈佩秋所说的这个“天才”,则主要的体现为艺术情感和艺术表现“真”与“伪”。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在艺术上这或许是比“智”与“能”更为重要的因素,因为离开了情感的“真”,艺术表现中的“美”与“善”只能沦为空话。

其二,这决定了陈佩秋不尚虚玄的艺术观。

她一生作画,却皆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追求,而绝不为流行的时尚所动。换言之,在实实在在的业精于勤(包括实践和理论)的努力和天然去雕饰的艺术格调之外,她并不相信在此之外还有什么玄妙的东西能够左右艺术的品位。

在陈佩秋念书时,至少经历过三个时代艺术趣味的大变迁:其一是文人画传统的遗存,其二是突出政治的年代,其三是西方现代艺术的时尚。她始终以我为主而绝不仰俯于时尚:她赞赏文人画追求超逸的立意和格调,但却绝不妥协于当时草草率率的“流行画风”;她主张深入生活的“行万里路”,却从不迎合时髦与压力;她刻意吸收印象派的绚丽色彩,却对风靡一时的西方现代派画风始终保持谨慎的看法……总之,她一如既往地坚信并追求着自己的所爱,做实实在在的研究,用实实在在的功夫,绝不将自己的艺术依附于时尚,这最终促使她在艺术上提出了“美与难”理想。

陈佩秋是从艺术院校中走出来的新一代中国画家,不像谢稚柳那样更多具有传统文人画家的气质,她的着眼点,始终在艺术本位。陈佩秋认为,作为一名艺术家,其所创造的艺术一要有新意,二要有难度。事实上,这两者都是成为艺术家的要素,“新”是指的在艺术上不随人仰俯,敢于创造;“难”则是艺术家区别于非艺术家、业余艺术家的专业保障。两者都不能偏废,没有创造,不可能进入艺术的层面,缺乏专业技能,则不可能称为专家。

其三,这决定了陈佩秋在艺术追求上高度的自信心、卓而不群的创造力和华贵清新的艺术格调。

事实上,以上的种种观念和主张,其实都要归结于陈佩秋高度的自信心,这种自信,从根本上还是源于她的出身以及超迈的个性,并且激发了她勇于开拓的创造力。正是这种自信,令她看淡了人间的富贵和虚名,我行我素地追求艺术;正是这种自信,令她脱出时流,自由自在地在表现自己的艺术;也正是这种自信,令她如入无人之境将她所崇尚的那种一度被尘封了的清新华贵的艺术格调,推向前人不曾企及的领域。


640.webp (11).jpg

花鸟书画集锦 册页 33*46cm(约34.2平尺)

2018年成交价2,817,500


640.webp (12).jpg

竹鸟图 136*69cm(约8.4平尺)

2018年成交价1,808,000


640.webp (13).jpg

春山隐居 102*34cm(约3.1平尺)
2018年成交价1,725,000


640.webp (14).jpg

荷花小鸟 47*38cm(约1.6平尺)

2018年成交价437,000


无遗言 有遗愿

陈佩秋是绘画科班出身,在杭州国立艺专接受现代科学方法的训练,有着扎实的写生基础。难能可贵的是,陈佩秋先生崇古但不拘泥于传统的定论,她曾在上图讲座接受记者采访时直率地说:“名画、名家未必靠谱。”在晚年,陈佩秋先生历经十载,挑战中国古代名画的重大问题,这是一件富有勇气的事,要知道很多名画已是中国绘画史的标准器。


90岁高龄之时,由陈佩秋口述的《名画说疑》在沪出版,将中国名画的疑点一一公之于众,她的论点拥有翔实论据和缜密推论,再一次震惊中国画坛。陈佩秋的观点、论据和鉴定方法向公众坦白,主张中国山水画历史中有相当部分内容要重写。这些宝贵的推论为历史“留此存照”,是一笔留给后来者的宝贵财富。


其子谢定伟表示,母亲没有留下遗言,但其实是有未竟的心愿的。“最近几年,对于宋画研究、鉴定,她一直耿耿于怀,有很多新的想法。2006年浙江出版的一套宋画全集,她每一页都仔仔细细地看,认认真真地发表看法。2016、2017年我就着手帮她整理这些鉴定看法了,原计划今年年底将这些研究结集出版。没想到母亲已经看不到了。”


写在最后


高花枝头晚始开,香在琼楼最顶层。大器晚成的陈佩秋,以其对艺术的坚持与探索,迎来了人生一座座高峰的到来。陈佩秋曾经表示,人生至此,除了心爱的书画艺术,自己早已无欲无求,名利于她,早如过眼云烟,宠辱不惊。“我心中唯一的愿望,就是将中国绘画文脉代代相传。”


如今,98 岁的陈佩秋先生告别人世,和她的先生、国画大师谢稚柳在天上相逢。人间又少了一个大画家。


胡润百富微信版

海上画坛痛失大师:《2020胡润艺术榜》最成功女艺术家陈佩秋在沪辞世

关键字:胡润百富
编辑:袁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