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继学:疫情只是对中国按了一下暂停键,企业活着就是最大贡献!

导读
近日,我们语音连线了新潮传媒的CEO张继学先生。请他来谈一下面对疫情的突然袭击,新潮媒体当下与未来的走向,同时也对网络上对新潮媒体的一些热议新闻做出回应。

新潮传媒是一家“传统媒体+互联网”的科技媒体创新企业。截至目前,已经在全国100个城市有60万部电梯智慧屏,每天覆盖2亿中产家庭人群,已经成为23000个客户的共同选择。


根据《世茂海峡·2019三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去年新潮传媒已经完成了10亿人民币融资,估值上升至超150亿。


活着是企业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张继学先生的这句话让人记忆深刻。那在疫情期间以及之后,作为中国代表的民营企业,新潮又准备怎样“活”呢?


640.webp.jpg

新潮传媒创始人/CEO


技术变革让新潮还“活着”


我们即将迎来一个万物皆屏,万屏皆媒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市场一定是更加充满竞争的。面对行业市场中不断涌入的其他竞争者,张继学也并不觉得会给新潮带来太大的压力。是技术变革让新潮还活着!新潮也正按照自己的节奏全力冲刺着。


对话张继学


《胡润百富》:您认为疫情给新潮传媒运营产生的影响有多大?此次疫情是否对新潮传媒2020年要实现30亿、2023年实现100亿的营收目标造成了不小压力?


张继学:我们的确是公布过2023年要实现100亿的营收目标,并且目前看来这个目标暂时也不会变。因为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毕竟是短期的,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没有变化。中国仍然有14亿人,人均GDP过了1万美金,GDP总额接近100万亿元。现在只是短期被疫情按下了暂停键,这个暂停键也只会持续几个月的时间,等这段时间过去以后,企业的营收与经营状况也会恢复起来。广告是经济的晴雨表,经济好广告一定好,经济差广告也会差。但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会差,所以说我们的营收目标也不会差。


《胡润百富》:您认为此次疫情过后,中国电梯广告行业该如何恢复与发展?电梯媒体行业的新拐点预测在何时?


张继学:我认为中国电梯媒体行业是遇到了双难叠加。


第一难是我们的疫情危机对行业的发展产生了一定影响。此时市场经济的规律,会使得一部分中小企业退出市场,同时帮助头部企业提高市场份额,逐步形成垄断。恢复期时,应该也是大企业恢复情况会比小企业要好的多,小的梯媒会逐步退出市场。我记得2014年我们创业的时候大概是有1700多家电梯广告公司,但是现在已经退出大概1000家了。


第二难是技术,线下广告行业目前处于手工时代到智能时代发生变革的一个关键时期。技术推动下的线下短视频这种数字化、智能化高的线下广告形式会被大力推广,而不再是传统手工广告那样低效能、性价比不高的方式。


视频在技术的推动下演变为以下四个阶段:首先是线下长视频阶段,也就是电视台;第二阶段是线上长视频,比如优酷土豆爱奇艺等等;然后在技术的推动下产生了碎片化时代下的短视频,也就是抖音和快手;5G技术会进一步推送到线下智能的短视频时代。头部企业以及技术前沿的企业会在之后得到恢复和发展。


同时我认为电梯媒体行业的新拐点就是在2020年,也就是今年,线下智能短视频时代会逐步超越线下手工框架广告时代。


在这里我举个例子,在2017年,中国整个线下电梯的智能屏也就20万台,但由于分众和新潮的市场竞争和行业风口的来临,到了2019年,中国线下的的电梯智能屏已经超过了150万台。这150万台所拥有的电梯总数已经和传统电梯框架的电梯总数差不多了,而线下智能短视频广告的性价比却优于手工框。所以我认为现在电梯媒体数字化行业的新拐点就是2020年。


《胡润百富》:当下电梯媒体的展现形式越来越多了,电子屏、投影等都是我们所常见的,您觉得这些形式的优势、劣势分别是什么?同时作为科技媒体创新企业,新潮传媒在整个电梯媒体行业中又是如何进行差异化竞争的?


张继学:我把线下的电梯媒体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手工平面广告。这种广告效率低,价格高,是往期产品的代表;第二类是线下没有智能化的传统电子屏,这部分的效率会比手工时代的框要高一些,但是它带不来智能化投放的技术化红利;第三类是线下智能化的视频产品,我认为投影、智能的梯外屏和梯内屏都属于这类产品,只要它能通过数据算法和定价和在线监播、效果归因的方式的话,它就是线下的智能短视频。这类企业会崛起。


新潮一直是朝着线下智能短视频的方向去创业的,以前手工广告的时候是一个客户给到你一个画面,需要人工把广告换上去,但是广告有没有效果我们不知道,所以才有“50%的广告费被浪费了,但是不知道浪费在哪里”这句话。

新潮跟百度共同开发了社区搜索指数,和京东共同开发了社区商品指数。这就做到了线上数字化和线下搭配的这个趋势,帮助实现社区流量更精准化。


《胡润百富》:如何实现更精准化的社区媒体流量?


张继学:现在的投放发生变化了,科技的推动下是先把产品的属性标签挑出来,然后再去给这个城市的用户属性标签去匹配。先要看一看这些标签所在的地理位置在哪,然后再把它投放出去,紧接着再去做在线监播和效果归因。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年轻的女性化妆品牌要做广告,如果手工时代就是用手工把画面换下来,但现在是我们把这些数据先拿来和我们的年轻女性化妆品的消费者标签进行匹配,算出来这个城市的用户群体。确定群体密集的地方咱们再去投,投放完之后完成在线监播和效果归因。仔细观察投放完成之后小区的生活指数有没有上升,这个小区里用户群体的电商平台、交易浏览、收藏的数据有没有上升。


《胡润百富》:《2019年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中有提到,新潮传媒完成新一轮10亿人民币融资,估值上升至超150亿,新潮传媒下一步会有什么新动作吗?是否对企业上市有所规划与打算?您对目前的融资环境有何看法?



张继学:投资方投一个企业迟早他是要退出的,这些股东是要找退出渠道的。



2020年电梯媒体行业的融资环境有两点可以谈:


第一,所有人资金都紧张了,不光是企业资金紧张,实际上投资机构肯定也紧张。


第二,整个电梯广告行业的盘子还是小的。中国有7000多亿广告,在线下的广告,也就是户外的广告大概有540亿,在梯媒市场的总共也就100多亿。其中分众去年做到121亿,新潮做到20亿,其他企业所占的份额相比之下就小得多。


这个市场已经有新潮跟分众双巨头了,我们占的市场份额已经很高,如果第三名第四名再来挤的话,他首先要挑战新潮成为第二,然后再要挑战分众成为第一,像这样的机会其实是不太大的,投资方也会相对谨慎,所以说这个行业的格局我觉得基本已经定下来了。


一般来说每个行业,老大是老二的两倍,是老三的四倍,所以老三要是想活下来或者是赚大钱还是还有点难度的。资本再大规模流进来还是有难度的。


《胡润百富》:近期有报道称新潮传媒降薪并且优化10%,引发了众多关注,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此次举措是否达到您的预期效果呢?


张继学:实际上这就是一个误读啊,每个企业都会有271的,不管有没有疫情都会有271。不过这次在舆论的压力下我们只优化300多人,同时我们在技术还有策划方面又招了100多人,所以现在还有4000多人。


每个企业要活下去都需要收入最大化,费用最小化,而收入最大化费用最小化的这件事情不止在疫情期间才会做的,平时你也一定也会做的。


这件事过去一个月了,本质来说企业活着就是对社会的贡献。这就是我对这件事情的解释。


《胡润百富》:有人说疫情导致了“宅经济”下用户关注度向新媒体方向的转移,对此您有何看法?


张继学:我两年前看到过一个数据:在美国,社区消费占到70%,中国不到占到30%。但是这次疫情让所有的人都呆在家里,在家的两个月,我认为在社区消费中的“宅经济”占到90%吧。这对社区媒体、离家近的媒体、离家近的交易、离家近的服务都是一个天大的利好。


腾讯有一个调查,76%的80后、90后认为自己是懒人,他们不想洗衣服、不想做饭,就连水电费都在手机上交。产品和服务直接到家是历史的必然,是技术推动的必然。新潮正好在社区媒体这个位置上做到了行业第一,我们是离家最近的媒体,正好和线上媒体的数字化进行结合,我认为恰恰是方向也是机会。


新潮提了一个概念叫“产品卖到家,广告投新潮”,这也是我们的创业方向,我们也一直这样坚持着,正好这次疫情危机就应对了产品卖到家这个概念。这一实际商业行为的高度成长,并得到了大家的关注。


《胡润百富》:疫情期间您获得了什么新技能(厨艺、歌喉、书法等方面)


张继学:我依旧1点左右睡觉,早上6点起床,依旧坚持每天思考阅读。其他的技能好像并没有太多增长,倒是思考的时间多了,阅读的时间也变多了。我又重新看了稻盛和夫的《阿米巴经营》《在萧条中飞跃的大智慧》《创造高收益》系列,以及陈春花老师的《激活组织》《协同》《共生》等。


《胡润百富》:疫情期间与您交流最多的人是谁?会聊哪些方面的话题?


张继学:现在微信已经可以联系全世界了,朋友、客户、家人都在微信中保持正常的接触与交流,不过接触的频率会比以往高很多,毕竟疫情期间个人的时间增多了。


《胡润百富》:疫情结束后,您对个人和家庭有什么计划和安排吗(报复性消费?缩减开支?移民?)?


张继学:生活中的我其实是一个没有特别多兴趣爱好的人,我认为企业就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其实在我看来每一次危机都有机会,我恰恰认为历经危机之后更应该高速发展。

关键字:胡润百富、张继学
编辑:晋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