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麦当劳开年37亿再度“卖身”,被中信卖给中信

导读
麦当劳中国公司在改名金拱门中国后,2020年3月2日它再一次被出售——中信股份以5.33亿美元(36.98亿)的价格将22%的股份出售给了中信资本。

202033155767426.jpg


3月2日晚,麦当劳中国大股东中信股份在港交所发布公告披露,其全资附属公司与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信资本”)旗下基金持有的公司CCHL Fast Food Holdings Limited (简称CCHL)签署了购买协议。


早在今年1月,中信股份就被披露出计划减持麦当劳中国的股份,两个月后,靴子终于落地,CCHL以5.33亿美金接手这部分股权。


本次出售,中信股份实现投资价值


中信股份表示,此项交易最终完成的同时,也为中信股份实现了投资价值。

 

据中信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中信股份彼时取得FFHL 61.54%股权的交易成本为3.09亿美元,折算42.31%股权约合2.12亿美元。计算下来,中信股份的这笔投资三年的时间内增值150%。

 

根据公告显示,截至公告日,中信股份间接持有FFHL 61.54%的股权,FFHL直接持有Grand Foods Holdings Limited(即麦当劳中国大陆和香港业务之公司,简称GFHL)的52%股权。至上述交易完成后,中信股份持有的FFHL股权将减少至19.23%。FFHL和GFHL也将不再合并到中信股份财务报表中。

 

目前,中信股份、中信资本分别间接持有麦当劳中国32%、20%的股权。如果中信资本接手中信股份股权,其持股比例进一步扩大至42%。也就是说,中信系仍为麦当劳中国的第一大股东,其整体持股量并没有丝毫减少。

 

这样的结果也在业内预料之中。1月21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2020世界经济论坛期间,在被问及接手中信股份转让的麦当劳中国股权事宜时,中信资本董事长兼CEO张懿宸回应称,股权转让正在进行中,参与竞标的也只有中信资本。

 

他解释称,由于涉及特许经营权,股权转让的受让方还需要经过麦当劳的同意。“麦当劳只同意中信股份将股权转让给中信资本。”


中信、凯雷经典一战,麦当劳换了中国名

 

今年1月初,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了“Fast Food Holdings Limited 42.31%股权”的产权转让公告,转让底价为21.7198亿元人民币。这距离中信联合凯雷投资收购麦当劳在中国的20年特许经营权不足三年。


2016年,麦当劳将卖出中国内地和香港门店的消息一传出,就有至少6家财团表现出参与兴趣,当时麦当劳曾收到中国化工集团、贝恩资本、首旅集团等多家资本的竞标书。

 

最终,中信系和凯雷杀出重围。2017年1月9日,中信股份、中信资本、凯雷投资集团和麦当劳联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并成立新公司,该公司将成为麦当劳未来20年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主特许经营商。


2017年8月8日,麦当劳正式宣布与中信股份、中信资本以及凯雷投资集团的战略合作已经顺利完成交割。新公司将成为麦当劳在美国以外最大规模的特许经营商,运营和管理中国内地约2500家麦当劳餐厅以及香港约240家麦当劳餐厅。


timg.jpg


一个是中国的老牌国企,一个是全球的PE巨鳄,这笔收购让三方都赚足了眼球。


对于选择中信及凯雷的原因,麦当劳中国公共关系副总裁许颖婷表示,首先,中信及凯雷财务实力雄厚,投资领域十分广泛;第二,中信深耕中国内地及香港市场,对两地都有深入了解;第三,中信拥有深厚的政府网络和资源;第四,中信和凯雷拥有广泛的地产网络,包括中信地产、万科、华润置地、中海发展等,为快速开店提供强大后盾;第五,中信和凯雷有数字化战略的合作网络,包括数字化、供应链和大数据的重要资源。


收购完成后,中信资本董事长、CEO张懿宸出任新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凯雷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亚洲并购团队联席主管杨向东出任新公司的董事会副主席。


这一收购,也成为中信和凯雷的经典投资案例。此后,麦当劳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本土化进程,改名“金拱门”更是一举引爆舆论。


左手换右手的事为何大费周章?

对于此次的交易,眼尖的媒体发现,既然是内部的股权转让为什么不能直接划转?张懿宸对解释称,这是国资委的要求,股权转让需要在公开市场进行,不能直接划转。


自从中信股份和凯雷资本收购麦当劳在中国的特许经营权后,这几年里,麦当劳中国就展开了“疯狂扩张”的步伐,根据麦当劳中国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营收210.7亿美元,全年净利润60.25亿美元,营收和净利润基本和去年持平并未出现增长。但是其在三年内增加了近1000家门店。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麦当劳在中国内地的直营和特许经营餐厅超过2400家,在香港超过240家。截至2019年12月31日,麦当劳中国内地门店的数量达3383家,香港和澳门门店数量达281家。


中信资本董事长兼CEO张懿宸曾表示,自他接手麦当劳后一直强调在三四线城市开店,此外,麦当劳中国还将大量的资源投放到外卖渠道,2017年麦当劳的外卖收入增长了75%,在整个麦当劳业务经营中已经占据超20%的份额。与其他餐饮企业相似,麦当劳在国内也采取了“下沉”的策略。


timg (1).jpg


但实际上作为麦当劳的“死对头”肯德基,在国内的扩张将更为激进,截至目前肯德基在国内拥有接近6000家门店,深入到了中国的四五线城市,甚至是一线乡镇。除此之外,在营销上,麦当劳也显得更加“温和”,麦当劳在中国市场的营销更侧重品牌导向,肯德基更偏向销售导向,麦当劳的营销预算更多的应用在社交媒体上,鲜有电视广告,也很少请明星代言,而肯德基自2014年请陈坤和柯震东为自家吮指原味鸡和黄金脆皮鸡代言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鹿晗、李宇春、薛之谦和 TFBOYS等相继成为肯德基代言人。


timg (2).jpg


与在国外“一家独大”不同,麦当劳在国内可谓是“前有狼后有虎”,除了肯德基外,在国内还面临着汉堡王的追赶。汉堡王在2005年才进入中国,虽然在一开始就打出了"千店计划"的口号,但七年间里汉堡王总共开设了52家门店,直到2019年底全国门店才到1300多家。虽然受到疫情影响暂时关闭了半数门店,但汉堡王CEO表示,在中国门店开设速度不会放缓,仍将保持每年开设300新店的速度。


实际上,此次的股权交易行为没有改变中信对于麦当劳的控制权,有分析师认为中信此举可被视为集团去杠杆、减少债务的运作,同时也相当于进行了一次套现行为。长期来看,麦当劳在中国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当下疫情冲击加上短期内利润的下降仍让其面临一定的风险。

关键字:胡润百富、中信、麦当劳
编辑:晋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