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东西书房,阅古论今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杜欣一 发布时间:2017-06-22

出生于书香世家的冯仑,作为学者,是学贯中西的博士;作为创业者,是白手起家的地产界“大咖”;作为才子,是朋友圈里出了名的“段子”高手;而作为高手,他则酷爱阅读。他,貌似张扬,却又带着些许内敛;他仿佛深沉,但又透着几许不羁;他没有明星气质,却是不折不扣的大众偶像。

尺寸修改冯仑101.jpg


阅读生活,书房文化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地产业逐渐兴起之际,冯仑的名字就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提及;此后中国的地产业开始蓬勃发展,冯仑的名字也因此荣登地产界一代翘楚之列。有人艳羡他的财富,有人赏识他的学识,也有人敬佩他的为人,更有人调侃他的“段子”;但无论如何,他总是一副谈笑风生漫不经心的样子。对于冯仑虽谈不上很了解,却觉得他是个为人处事都很尽心尽力的人。


去过他位于北京东边的“书房”,其实是他其中一个办公室,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里面到处可见的藏书,而且都是线装的。“在西边万通广场顶层,我还有一个办公室,也是一个书房的样子。”冯仑说,他喜欢把办公室布置成书房的样子,这么多年来忙碌做生意时,只要一进入那个空间,就会让他觉得比较纯粹和安静,没有其它任何浮华。在北京,冯仑有两个这样的“书房”,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主要是根据不同位置在不同的“书房”待客会友。


“我很少在办公室里正经危坐的办公,所以办公室更适合书房的样子。” 冯仑认为书房是中国人自古特有的文化,它是士大夫阶层的家庭中男主人的一个私人空间,有修行、教化、写作、看书、待客、议事的功能。“中国人只要家里条件允许,都会布置一个书房;而且功能更多元化,放台电脑可以上网看股票等,甚至成为了工作室,已与传统书房不一样了。” 冯仑很喜欢在“书房”呆着,有时他想和谁“聊天”,就会顺手拿来谁的书籍翻阅,他们的思想仿佛可以在那一刻的空间里交流。有时他也会在书房里看手机,通过手机来阅读、聊天和说事情。“我的阅读在生活中无处不在,而且随时随地。”他认为,现代阅读已不再是以前的方式,也不仅仅只局限于书籍,而是有很多形式更多元化;而且阅读的信息量也到处可见,手机就是当代阅读的一个新载体,它所能承载的信息量远远大于一般的普通书籍。


冯仑觉得现代社会的阅读方式更随时随地,有一部手机就可以实现每天的阅读,他说阅读越来越像呼吸、吃饭、睡觉一样,成为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已经不拘泥于形式,一定要翻阅书本才能算是阅读了。但是他依旧向往可以在悠闲的环境中读完一整本书,但那对于他而言是奢望的享受。“我偶尔晚上忙完了公事,在书房会看会书,但也就只能看几段书,要想完整地看完一本书至少要一周时间,现在看一整本书耗时挺长的;虽然每年基本阅读几百万字,但很难有机会完整地阅读完一本书。” 可见对冯仑来说,要想比较完整地看完一本书太奢侈,或许只有他给自己放假才可能实现了。


尺寸修改冯仑202.jpg


钟情古书,“线装”情怀


冯仑从初中开始阅读,就有意识地收藏起了书籍,现今就连他自己都没有统计过到底有多少本。他的书房藏不下太多书,仅只是一小部分,多数藏书都在其他地方;书房里放的主要都是线装书。“线装书是按函按册算的,你来过的东书房现有约12千册是我藏书中很小的一部分,我从高中开始看书就有意识地去买一些书,那时的书都属于传统纸质的,所以陆陆续续积累了很多藏书”他特别喜欢看线装古书,以及历史类、推理类、社会幻想类和学术类的书籍。


甚至可以说,冯仑对线装古书的酷爱几乎痴迷,所以他书房放着的都是线装古书。“线装书放在书房里特别能让人安静下来,它有很多特殊的功效。”他认为,线装书内容与形式统一,古书就应有古韵,读来才方可有与二千年以前的人对话的感觉。而且在他的眼里线装书有太多优点,几乎承载了所有能满足他阅读的需求。“只要是古人写的书,我都只看线装的;若看现代简体版,就如同古装剧演员,都穿着现代人衣服在演绎古代剧情一样别扭。”


冯仑因此收集了很多线装书,真正好的线装书特别难觅,很多所谓的线装书都是空有皮囊,打开一看皆是铅印的简体横版现代书,所以他有自己觅宝之地。“如今做线装书比较好的就属杭州华宝斋了,至今依旧还在沿用宋代的造纸工艺,用人工的方法去印去装订;我特别喜欢华宝斋的线装书,经常光顾。”冯仑说,自己喜欢看《昭明文选》,华宝斋的《昭明文选》就是他常买来送朋友的礼物。


对话冯仑

 

《胡润百富》:你为何对线装书情有独钟?


冯仑:线装书很人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客户体验非常好。一般书的正文是大字体,注解是小字体,如不需要进一步获悉解释,大可忽略小字直接阅读大字,视觉上不会妨碍阅读;线装书都是古人的竖排版,且每句话后紧跟注解,比现代简体横版在章节后或书籍最后找集中的注解来得方便;遇不熟悉或不认识的字,直接就有反切注音和训诂,阅读会很简单;另外,真正的线装书很传统,都是木板或雕版印刷,仿佛置身古代能与古人交流;线装书还很轻,因为纸张的不同,同样页数的书籍更轻便,拿着看不累便于携带;线装书排版留白多,有“天”有“地”,不仅视觉舒服,且可以有地方留下读后感日后回味;线装书还有一种书香,是其纸张用了一种特殊的竹子或草本植物制成,所以会有特别的植物天然芳香,这虽仅是种很细节的感受,却让我对此情有独钟。

 

 

《胡润百富》:你有怎样的阅读习惯?


冯仑:中国自古崇文,古人读书甚是讲究,且设定区域,如书房,会沐浴、焚香,甚至还有仪式,当然也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而西方人则不同,在他们看来任何地方,只要想读书皆可。如今的现代中国人,阅读早没了古人的仪式感,而成为生活和工作的组成部分,不论是书籍,还是手机,都时刻在阅读。我谈不上有什么阅读习惯,因为坐飞机看、坐车看、我走到那里有空闲就都在看。当然如果可以找一个地方度假,然后在安静的环境下,有时间拿着一本书看,更是一件美事,我觉得太奢侈了。

 

《胡润百富》:最近看哪一类书籍比较多?让你印象深刻的书籍有哪些?


冯仑:我最近喜欢看一些比较猎奇性的书,比如李小牧的《歌舞伎町案内人》。因为我与吴晓波在做大头帮的节目,是自媒体,其中我的部分会访问很多人。李小牧是我拜访的目标之一。我觉得透过日本新宿的声色场所,可以看到其与中国近代历史、历史人物、社会的变化等之间的关系。这是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观察,所以最近在做一些了解。

 

《胡润百富》:在不同的阶段会选择看什么样的书?


冯仑:哪个阶段读什么类型的书与生命历程、生活环境、家庭都有些关系和影响。我中学时代是文革时期,我的家庭几代人都是教书办校的,通常说是书香门第,所以长辈会引导读一些书,有意识地去告诉我一些事情。所以初中时我读了很多古典哲学的书,如黑格尔和费尔巴哈;那是看黑格尔的书,因为不容易懂,就很用心琢磨,一天才看一页;但是这个过程很能训练思维,让我后来无论是读大学、硕士、还是博士,在逻辑思维上都比较整密。在高中阶段,我开始改看古书,如韩飞和荀子,又因看不懂却非要和自己较劲,还专研了文言文;以至于我后来创业,公司的文化精髓都源自于此。读书时代看书多,那时候也没有别的事可做,就光看书了。

 

 

《胡润百富》:有没有那么一本书对你的人生有很大的影响?


冯仑:《道德经》,时至今日我自己出差时都会常带着。这书就像是语录,有些话看一会,合上书闭眼琢磨,慢慢看;另外还有韩飞的书,也影响我很多;相反孔子,我不是很喜欢。我觉得无论是为人做事,还是做生意,韩飞和老子的思想对我影响很深。那些书都是以前看的,当然现在也有书能影响我,但因看的书比较杂,也很难说有那么一本对自己影响很大;比如说《资本论》,读大学、研究生、博士时都反复看,但我只能说对其知道,谈不上影响,即使有也不及《道德经》和韩飞对我的影响。阅读如果能跳出,会让人变得聪明;阅读如果不跳出,会越读越愚蠢。



冯仑推荐的书:


  • 《道德经》


  • 《孙子兵法》


  • 《激荡三十年》 吴晓波


  • 《跌荡一百年》吴晓波


  • 《浩荡两千年》吴晓波


  • 《大败局》吴晓波


  • 以及经济学和法律的书籍